顾华筵

老咸鱼一条。很话痨。
立志做一只同体最贤惠戴妍琦。
没啥正经x接受正常的私聊x
吃的cp翻我的喜欢应该能理解?
不惧ky正好放假了松松筋骨
粉里大概有一半僵尸粉混了几个亲友x
Umm...没了
反正写这个也没人看[划掉
哦对那个啥小蓝手推我文之前跟我打个招呼好吗?
我检查下错别字…
有错字推出去很尴尬的:d

存档

头一次这么想写bg
主cp是九曲青丝x淑女剑  孤剑曦月无差  君子剑x越女剑
  私设
  淑女君子是谷里最老的但是看上去最年轻因为他们是吉祥物(bu )
其实是因为他们被铸造出来的时候,铸造者并没有想好他们的作用。只是觉得材料很珍贵可以打两把剑传家。所以姐弟俩最开始是小孩子形态。
九曲青丝,被铸造的时候就被赋予了守护的希望。是希望他能赶走不速之客,守护谷中安宁保护谷中弟子。所以要和弟子们磨合,一起长大。最开始是少年形态。通过磨练而变得成熟。
  孤剑曦月。公孙止为了配合他的招数而制造的武器。所以是成年形态。能发挥出最大威力的年纪。也懂得配合他,更懂得...

2018-03-28

【凯柠】月夜

 

#有ooc
中间有一截神志不清不知道在写啥
后续你们问她 @顾程潇


 今晚月亮很圆很大,像是伸手就能摸到。而且泛着微微的蓝,看起来就像带着圣光一样。

  凯莉坐在窗沿上哼着歌晃腿,头靠在彩绘着圣母的玻璃窗上,偶尔往下瞥一眼熙熙攘攘的人群,十分惬意。后来月色开始变得灰蒙蒙的,也能看见一些微亮的星子了。换班的士兵换了三四波,她有开始有些焦虑,一边用右手食指来回卷着自己的头发玩一边思索着要不要下去抓一个士兵问一问、抓谁能惊动的人最少之类的问题。在她想好了她的小小计划并准备去实施的时候,她听见了轻微的金属碰撞声。

  哦,来了。凯莉勾了勾唇角,又恢复成无所事事的样子。“凯莉,我来啦”那人靠在...

2018-02-05

【凹凸】冷

楔子 大雪绵绵

    圣都已经很久都没下这么久的雪了。
  
    三场雪整整下了一礼拜。
  
  第一场雪朦朦胧胧落下的时候,新王的未婚妻——卡厄斯公爵家的长女瑟琳,举办了一场庆祝初雪的宴会。那时喷着白雾的机械马车,哒哒地踏过薄冰。贵妇人和名媛们懒懒摇着华丽羽毛扇,踩着仆人恭到尘埃里的脊背,走下马车。荷叶领口隐隐露出的深沟和裸露在外的纤细白嫩的手臂与小腿,短暂接触到细微的雪屑,那些雪屑细微得连擦拭都不需要,在进入早已备好炭火和最新的保温系统的温暖大厅里,便消失得一干二净。
  
  她们三三两两,晃着名贵的酒,聊着天,看着彩色雕花窗外细雪化雨,叹着很久没看过雪景。
 ...

2018-01-27

【给伞修合志 from benginning to forever 】恰好

这一篇主要是写给负责写二十八岁的君白大佬 @珏生.
其实说是长评我怕是也写不长
我都不知道我在哔哔啥
我好像在过度解读和脑补_(:з」∠)_

苏沐秋和叶修这两个人呢,相识始于网吧,然后迅速发展到寝食与共。最简单纯粹的萍水相逢,最值得庆幸的倾盖如故(此处化用星尘深处太太的话,来自合志第五面倒数第六行)而后一晃十多年就过去了,期间经历了种种或喜或悲,两人心里仍装着一腔孤勇和热血。那么多年过去了,沐橙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而他们的内心仍是最初相遇时的少年。当年并肩而行的两只初生牛犊至今仍并肩。时光的流逝在他们看来是令人惊讶的,竟然不知不觉就过了这么多年。他们都是会魔法的人,给彼此的时光安上了快进键

2017-08-19

【阴阳师手游】重视食品安全的偏远美丽村庄[上]

#伪全员的乡村paro
#特别有病还ooc并且 bug多如狗
#全国卷一作文[卷子都批完了!才交?! 零分!]
#我好像跑题了

    “我…怀疑这汤有毒…”妖狐说完这句话就厥了过去,眼看就要仰面摔在地上。村支书大天狗像一道光一样迅速冲了过去,把相貌迤逦的少年揽进怀里。“…”空气突然安静。众人对脸懵逼。最后是座中年纪最小的童女打破了寂静:“哥哥,大天狗大人刚刚是不是长出了翅膀?”被点名的童男对着星星眼的妹妹并不知该怎么说 ,一旁假装喝汤的吸血姬十分平静地说“错觉”,隔了她们五六个座位的觉倒是十分自觉地接话“我们村支书要是真有翅膀不得上天了都?”在座各位都是明白人,...

2017-06-25
1 / 4

© 顾华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