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华筵

老咸鱼一条。很话痨。
立志做一只同体最贤惠戴妍琦。
没啥正经x接受正常的私聊x
吃的cp翻我的喜欢应该能理解?
不惧ky正好放假了松松筋骨
粉里大概有一半僵尸粉混了几个亲友x
Umm...没了
反正写这个也没人看[划掉
哦对那个啥小蓝手推我文之前跟我打个招呼好吗?
我检查下错别字…
有错字推出去很尴尬的:d

【凹凸】冷

楔子 大雪绵绵

    圣都已经很久都没下这么久的雪了。
  
    三场雪整整下了一礼拜。
  
  第一场雪朦朦胧胧落下的时候,新王的未婚妻——卡厄斯公爵家的长女瑟琳,举办了一场庆祝初雪的宴会。那时喷着白雾的机械马车,哒哒地踏过薄冰。贵妇人和名媛们懒懒摇着华丽羽毛扇,踩着仆人恭到尘埃里的脊背,走下马车。荷叶领口隐隐露出的深沟和裸露在外的纤细白嫩的手臂与小腿,短暂接触到细微的雪屑,那些雪屑细微得连擦拭都不需要,在进入早已备好炭火和最新的保温系统的温暖大厅里,便消失得一干二净。
  
  她们三三两两,晃着名贵的酒,聊着天,看着彩色雕花窗外细雪化雨,叹着很久没看过雪景。
  
  宴会持续到后半便因雪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渐渐变大。先是一小粒一小粒的盈白而后是一片片的洁白羽毛。雪也看够了,酒也品得差不多,再待下去,要是染料耗尽,马也冻出毛病,归家途中出了什么事,可就有些丢人了。于是陆陆续续与主人家道别, 回到家去,期待着下一次的赏雪。
  
  可这一等,就是整整一个礼拜。
  
  这场初雪,足足下了一整个白天。直到唱诗班里响起弥撒的咏唱时,这场雪才差不多停了下来。农民们支起煤油灯,把门前的雪铲开,避免明早外出时因为踩在雪凝成的冰上滑倒或者推不开门。铲子锤子乱七八糟响成一片,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消停。
  
  结果第二天,天还没亮透,又下了起来。
  
  这第二场雪,下了三天,才歇了半个上午,又下了起来。
  直到今天,才完全停了下来。
  
  秋做完例行的祷告,裹着厚重的衣物,走出主殿的门厅,正穿过漫长的后门廊。她年幼的弟弟还在偏殿的内室里等着和她一起去找一处没有人踩过的干净的空地堆雪人。想起早起时弟弟那副全然依恋和刻意撒娇的神态,不由得笑了。她嘴角微起的弧度还没褪尽,便有白袍人快步躬身凑近:“下一任圣女,出现了。”她唇角凝了凝,“我知道了”又顿了顿,“什么时候去接她?”“现在。”
  秋在心里叹了口气,怕是要失约了。那臭小子真的闹起来可不太好哄啊...

  
  
  
  

评论 ( 6 )
热度 ( 6 )

© 顾华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