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华筵

老咸鱼一条。很话痨。
立志做一只同体最贤惠戴妍琦。
没啥正经x接受正常的私聊x
吃的cp翻我的喜欢应该能理解?
不惧ky正好放假了松松筋骨
粉里大概有一半僵尸粉混了几个亲友x
Umm...没了
反正写这个也没人看[划掉
哦对那个啥小蓝手推我文之前跟我打个招呼好吗?
我检查下错别字…
有错字推出去很尴尬的:d

蜜汁产物

 素白的霜雪慢慢晕开,融成晶莹沿着向外翘起的屋角奔向不知名的远方。屋内燃着一方香炉,那味道比桃花淡比杏花浓,似有似无若一场旧梦。婉转却带着点沙哑,尾音似乎带着点哀怨。 

“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落兮雁南归” 想来是时候了。小心翼翼将搅碎去了头 尾 磷和骨与刺的白鲢鱼,不停加以作料糅合。

“兰有秀兮菊有芳,怀佳人兮不能忘”成了形的白玉块放入蒸锅里。洗净手后,抖开的华美锦缎如水一样顺滑柔软。芊芊玉指抓着流动在彩线上的银针。想为他做一件新衣。

“泛楼船兮济汾河,横中流兮扬素波” 差人看了看屋外的蒸笼依旧冒着热气。华美的锦缎也塑造成型。还没回来吗?“

箫鼓鸣兮发棹歌,欢乐极兮哀情多。”一曲秋风辞竟唱到了夜幕溅起。鱼糕切成了片状摆成了一个完整的圈。中央撒上些的木耳和瘦肉,还冒着热气。制好的新衣叠的整整齐齐。 他不回来了吧。起身挑了根灯芯。 

“少壮几时兮奈老何!”摇曳的烛影晃出的身影,像是泡沫一样虚幻透明。笑了笑,又梦到你了呢。他弹了你脑门一下 睡蒙了吗傻瓜,小爷回来陪你过小年夜。 啊...可我没有准备你的份。而且我是南方人...明天才是我的小年夜。 啧,那你告诉我怎么桌上有盘白菜馅的饺子?还有那衣服又是给谁的?

评论
热度 ( 2 )

© 顾华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