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华筵

老咸鱼一条。很话痨。
立志做一只同体最贤惠戴妍琦。
没啥正经x接受正常的私聊x
吃的cp翻我的喜欢应该能理解?
不惧ky正好放假了松松筋骨
粉里大概有一半僵尸粉混了几个亲友x
Umm...没了
反正写这个也没人看[划掉
哦对那个啥小蓝手推我文之前跟我打个招呼好吗?
我检查下错别字…
有错字推出去很尴尬的:d

Position

洪中心

架空私设


人物属于本家ooc属于我



 已经是十月了,天气说冷就冷了下来。一缕阳光从金黄的树叶中投向大地。不知究竟是阳光将树叶染上了金色还是这树本就美丽的惊人。可惜这美丽的景色已经没有人有那个闲心去好好体会了。

罗茜站在房门前犹豫了许久,终于下定了决心似的,向前迈了一大步,敲了敲房门﹕“殿下...我们要...” 罗茜想了半天才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我知道了...为我更衣吧”房间里传出带着浓浓倦意的女声。得到应允后,罗茜低头带着一众女仆进了房间。罗茜的目光在偌大房间里寻找了许久,终于在巨大落地窗和摆着满满一瓶天竺葵的木柜之间看到了一小块介于褐色和栗色的东西,看上去像来自东方的丝绸一样光滑。“殿下”罗茜慢慢走上前“小心着凉了”蹲下去试图将坐在地上的女孩拉起来。“罗茜,这么快就找到我了啊...”女孩扯出一个如孩童式纯的笑,绿色的眼眸却像灰一样暗淡。罗茜也笑了笑“殿下啊,从小就是我在照顾你啊”语气轻柔的像在哄骗小孩子”快从地上起来吧,我们还要...” “啊,这样么...”女孩从地上爬了起来“更衣吧”这还是她跟在伊丽莎白身边十三年里,唯一一次在更衣的时候自家公主没有任何反抗。罗茜想。

 伊丽莎白·海德薇莉大概是这个国家…不,整块大陆有史以来最令人难以形容的公主了。从小就不太像个女孩子,没事就穿着男装到处跑。而国王肖丁和王子伊迷士对公主的这种行为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后来公主十三岁那年偷跑出王宫,不知所踪。直到今年…国王病逝……公主出现在边城赛格德打了扎克雷将军一顿后,这才知道原来公主在军营待了三年。扎克雷将军无缘无故挨了一顿揍后把公主送了回来。 罗茜再见到伊丽莎白的时候,伊丽莎白说的第一句话是﹕“父亲..一定是为了骗我回家而开了玩笑对不对?”罗茜顿时凝噎。

 伊丽莎白任着仆人们为自己穿上一层一层内衬,再裹上精致华丽的紧身束衣。依稀想起现下流行的应当是以高卢女公爵所代表的洛可可式礼服,按说还该有钟式裙撑,可是没有。她甚至没看到裙撑。“罗茜”她唤了一声自儿时便陪在她身边的妇人,却没有回音。她微微侧过头去,罗茜安静的站在不远处,只是神色有些恍惚而又带着些悲伤。罗茜,再想什么呢? 

当伊丽莎白的注意力回到自己身上后,仆人已经开始为她梳理头发。她抬起一只手,看了看袖口:白色的、有褶皱的,看起来飘逸又洒脱。是洛可可式的礼服么?感觉更像是传统的民族服饰。头皮一阵阵地发紧发麻,却并不疼。在编辫子么?她低头看自己的衣服,红白相间,上面有些鲜艳的图案和花边。她看了看红色的天竺葵图案,又轻轻地来回抚摸。“Gederlak的刺绣果然名不虚传啊” “公主看上去好喜欢”有个为她穿靴子仆人小声说了一句。“ ”Gederlak……”那个地方我和父亲一起去过。伊丽莎白张了张嘴,却只把地名重复了一遍。本以为已经麻木的心里又涌出极大的哀伤。伊丽莎白垂下头,在长长刘海儿的阴影里,平复情绪,努力逼回眼眶里晶莹的液体。 

 罗茜上其他的仆人先退了出去。她仍然站在不远处静静看着伊丽莎白。过了一会儿,有仆人在门外催促了一声。罗茜没有应,反倒是伊丽莎白淡淡的说了一句“知道了”然后她站起来扯了一下褶群,向门口走去,罗茜不远不近地跟在她身后。伊丽莎白正要握上门把手却又想起了什么似的回头,快步跑到窗边,从桌子上的花瓶里取了几朵天竺葵别在了发上。

评论
热度 ( 2 )

© 顾华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