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华筵

老咸鱼一条。很话痨。
立志做一只同体最贤惠戴妍琦。
没啥正经x接受正常的私聊x
吃的cp翻我的喜欢应该能理解?
不惧ky正好放假了松松筋骨
粉里大概有一半僵尸粉混了几个亲友x
Umm...没了
反正写这个也没人看[划掉
哦对那个啥小蓝手推我文之前跟我打个招呼好吗?
我检查下错别字…
有错字推出去很尴尬的:d

谁经过暮春时节雨打梨花,留不住一袭白衣胜雪?—- 朝忆梨花暮忆雪

初爻

正值春末,素白零星的荼蘼花开得正欢。这季末的风多了些急切,像是少年终于遇上了喜欢的人,惊慌失措却又满心欢喜,炽热起来。空气像被封住一样,渗透不出半分凉意,天倏地阴了下来。灰紫色的长线划过天际,“轰隆”空中传来低沉的雷鸣。只一瞬,细密的银珠落了下来,砸的人生疼。

酒楼茶肆刹那间挤满了人,掌柜连忙招呼着客人,伙计满室奔走,好不忙碌。大堂里充斥着嘈杂的声音。“叶秋清淡兮葬往昔……尘土于归兮拾乱心……花开无果兮…何执迷………何必封心兮…求唯一……”忽听得歌声,酒楼忽然间静下来,朝着声源望去,坐在角落的歌姬素指拨弦,轻声吟唱:“风光灼华兮…是曾经……三丈软红兮…乱春宵……暗香缥缈兮…烟云尽……孤身自舞兮…忘俗世……”歌姬停了下来。抱琴站起,她着一袭蓝的百褶裙。是那种宁静而美好的蓝,仿若自暴雨过后的晴空上裁剪下来的。白色的幂离遮眼,露出的眸又大又亮。她从角落走到中央,拨弄了几下之后,又唱了起来“春风斜倚,素白杉,伸手折梨,空踩入尘网。梨染斜阳,雪纷散,一念执迷,欲与君相缠。璧人抚琴繁华淡。佳人何以再不归,独留孤心思影双。朝忆白梨夜忆霜。暗夜深邃,形只影孤单。青青豆蔻华年乱,虽有相思,无奈两情断。

评论
热度 ( 2 )

© 顾华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