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华筵

老咸鱼一条。很话痨。
立志做一只同体最贤惠戴妍琦。
没啥正经x接受正常的私聊x
吃的cp翻我的喜欢应该能理解?
不惧ky正好放假了松松筋骨
粉里大概有一半僵尸粉混了几个亲友x
Umm...没了
反正写这个也没人看[划掉
哦对那个啥小蓝手推我文之前跟我打个招呼好吗?
我检查下错别字…
有错字推出去很尴尬的:d

竹马你画风不对啊

         

一个比较混乱的脑洞x

随时会坑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有一个竹马。是我妈闺蜜的儿子。大我一岁。嗯,他妈妈脾气挺暴躁但很喜欢我来着[同学说 那是看儿媳妇的眼神]


  1. 他叫夏政。小学初中高中都和我一个学校。我已经忘了和他第一次见面的场景。但是觉得她小学时候还是挺活泼的。印象比较深刻的是我三年级的时候学校开六一晚会,提前放假。妈妈来接我把他也一起接到了我家。后来我们就在我家顶楼玩,他的包里有一瓶“喷雪”,他拿了出来对着楼下喷,于是那天路过我家楼下的人几乎身上都有“雪”的痕迹。一开始我也觉得没什么,直到有一团“雪”飘到卖酥油饼的小推车的油锅里我才恍惚想起老师说过那东西有毒这件事。“阿政哥哥,我们下去吧”“嗯好”


  2. 初中的时候夏政爸妈离婚了。他本来应该跟着爸爸的,可他爸爸不管他。他妈妈也因换了新工作而分外忙碌。于是他和他奶奶住。那段时间我们交集很少,偶尔看着他妈妈送我的小瓷碗会想起他的时候。


  3. 初三的某天我妈的同学聚会,我们见了一面。我觉得他有哪里不一样了。嗯,也没有了以前那种亲近的感觉。而且也觉得再叫“阿政哥哥很羞耻”生疏极了。当时还没有细想只是觉得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见了而已。现在回想,他那时候就可能呈现出那方面的倾向了。


  4. 高一有一次我和同学下楼倒垃圾,他的班级就在我们班正下方。我看见他在班外和人打闹,便叫了他一声“夏政!”谁知道这货来了句“你谁?”啊好气啊。我的声音你居然听不出来了。逗逼玩意别想我再叫你哥哥了。


  5. 夏政你变了,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夏政。


  6. 前桌喜欢上了一个高三的男生。那个男生是我们学校广播部的扛把子,叫聂邱,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小迷妹多的是。我就看着我前桌成天乐此不彼的去大厅聂邱的各种事比如 星期几播音啊 什么栏目啊最就是今天穿的啥衣服啊。有一天她回来的时候一脸  “放开我,我想去死一死”我特别好奇的去问了问她发生啥了。她哭丧着脸跟我说“聂邱他…喜欢男的……”!!!我一听就表示要去看看感觉腐女之魂在燃烧哦于是我前桌带着我去了我竹马的班,远远着指着一个人跟我说“就是他,聂邱天天放学后等他”我当时忘了带眼镜出来只看到了一个大致的轮廓。

  7. 直到很久以后发生了种种事我才反应过来,当时我前桌指的是……夏政



     不知道会不会写的下期

预告  我以为是我腐眼看人基而已,没想到你真的是基佬

 我还有点小激动呢嘿嘿嘿


           

评论
热度 ( 2 )

© 顾华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