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华筵

老咸鱼一条。很话痨。
立志做一只同体最贤惠戴妍琦。
没啥正经x接受正常的私聊x
吃的cp翻我的喜欢应该能理解?
不惧ky正好放假了松松筋骨
粉里大概有一半僵尸粉混了几个亲友x
Umm...没了
反正写这个也没人看[划掉
哦对那个啥小蓝手推我文之前跟我打个招呼好吗?
我检查下错别字…
有错字推出去很尴尬的:d

【伞修】我坑妹的嫂子和他怂得要死的对象

一个内心戏丰富的沐橙
祝联盟女神生日快乐
依旧搞事x
可结合前文来看x
http://shunwenmiyou.lofter.com/post/1d4b6d32_e310b65

http://shunwenmiyou.lofter.com/post/1d4b6d32_e32c9e2

http://shunwenmiyou.lofter.com/post/1d4b6d32_e4452a1
虽然剧情是瞎搞的但是给女神的祝福是真的
看我比方锐还真诚的双眼!
ooc预警

 

这一年真的是充满奇迹的一年啊。哥哥他醒过来了。我接到叶修的电话时楞在原地不知该作何反应,眼睛觉得无比酸涩不知脸上是什么表情。直到有人递给我一包纸巾,我才知道自己哭了。估计还是很难看的那种。
         当我整理好表情赶到病房的时候,叶修和我哥已经开始一如既往的发狗粮了。可惜我是人。不吃,下一个。我本想装出一脸冷漠再翻个白眼说“狗男男辣眼睛”可是看着他们几乎和十多年前一样故作凶狠地互相拌嘴时,眼泪又刷的一下落了。好像这十年没有哪一个离开一样。那十年,叶修一定比我更难过吧。
         哥哥看见我了。于是我干脆扑在他怀里大哭,他有说些什么,但我没听也不想听。我只想骄纵一次。有一双手轻轻拍着我的背。不是哥哥,是叶修。他至始至终没说过一句话。直到我喉咙哑得说不出话。然后我哭累了站起来,搽搽脸:“可以出院了吗哥哥”他点了点头,叶修适时接了一句“手续办好了。”
       哥哥出院了。此时已经临近年关。于是叶修给家里打电话说又改了主意,不回去了。然后我们三人回到了最开始住过的破房子,打扫洗被单买年货吃团圆饭。平淡却又温馨的过着年和日子。
         正月十五那天我拉两个哥哥去看灯展。各种各样美丽精致又独特的灯。我拽着他们看一个巨大的走马灯时,叶修松开我的手,接了个电话回来,表情变得有些凝重。
         山雨欲来。
         上元节过后的第一个星期天,家里来了客人。是我见过几面的叶秋和一位衣裳精致举止得体的夫人。那位夫人应该就是叶修的妈妈。我哥未来的婆婆。当时叶修被我哥强行拉出门散步美名其曰消食,全然不顾叶修一脸的拒绝。我看着有些好笑,本着不打扰他们二人世界的想法拒绝了哥哥的邀请。现在我打开门看着两位客人萌生了一种打死自己的冲动。
         怎么办怎么办?!哥哥对象的家长来家访问,我该怎么做???叶秋以手背抵唇咳了几声,我立马回神,侧身请他们进屋并以尽可能快的速度给两人端茶。那茶叶是一个粉丝送的小种正山。还是中国十大名茶之一,想来还有些小贵。我一边想些乱七八糟的一边观察。终于在趁他们不注意之时成功向召唤兽--苏沐秋我哥哥,发出了消息。
         时间一点流逝,我抬头看看表,已经过去一小时。这时叶妈妈忽然开口打断了蜜汁沉默,并表示还没怎么在杭州带过想逛逛所以找上门来。正巧叶秋的鼠标坏了,表示要和我们两人一起出门。于是我在被哥哥的未来岳母和嫂子的弟弟两人夹击的情况下,我都不敢买衣服了。而且这样至少逛了三小时。我简直想打他们两一顿。
       送我哥哥的未来岳母和嫂子的弟弟回了宾馆以后,我才回家。门打开的一瞬间我被礼花炮糊了一脸。就冲这礼花的分量一定是哥哥自己做的。我正在内心吐槽就被对街五金店的小姑娘就从众多熟人中脱颖而出,将我扑了个满怀“沐橙姐姐生日快乐!”我的生日...?!我楞了楞用目光搜寻哥哥的身影。叶修一只手搭在他肩上冲我迷眼笑感觉像一只狐狸。一瞬间我明白了什么,按睐住激动的心情在朋友们和善祝福的目光之下认真许了愿望,吹熄蜡烛,挑起一块切得最大的蛋糕照着兄嫂两人的脸死命糊。在我的带动之下大家玩得十分投入。
         我一边嘲笑他们被糊上蛋糕的蠢样一边在心里呢喃。今天的生日我很开心。

评论 ( 1 )
热度 ( 19 )

© 顾华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