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华筵

老咸鱼一条。很话痨。
立志做一只同体最贤惠戴妍琦。
没啥正经x接受正常的私聊x
吃的cp翻我的喜欢应该能理解?
不惧ky正好放假了松松筋骨
粉里大概有一半僵尸粉混了几个亲友x
Umm...没了
反正写这个也没人看[划掉
哦对那个啥小蓝手推我文之前跟我打个招呼好吗?
我检查下错别字…
有错字推出去很尴尬的:d

【给伞修合志 from benginning to forever 】恰好

这一篇主要是写给负责写二十八岁的君白大佬 @珏生.
其实说是长评我怕是也写不长
我都不知道我在哔哔啥
我好像在过度解读和脑补_(:з」∠)_

苏沐秋和叶修这两个人呢,相识始于网吧,然后迅速发展到寝食与共。最简单纯粹的萍水相逢,最值得庆幸的倾盖如故(此处化用星尘深处太太的话,来自合志第五面倒数第六行)而后一晃十多年就过去了,期间经历了种种或喜或悲,两人心里仍装着一腔孤勇和热血。那么多年过去了,沐橙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而他们的内心仍是最初相遇时的少年。当年并肩而行的两只初生牛犊至今仍并肩。时光的流逝在他们看来是令人惊讶的,竟然不知不觉就过了这么多年。他们都是会魔法的人,给彼此的时光安上了快进键,让对方不知不觉的在自己身上蹉跎一辈子。这也不是蹉跎是心甘情愿的愿意与对方共度余生。他这么好,所以他值得。他们是最好的,所以应当陪在彼此身边。
我能想到叶修说“后天比赛要是拿了冠军,咱俩就结婚吧?”的语气是故作漫不经心但又带着一丝丝紧张激动的。他和苏沐秋在一起这么多年,就像是白开水一样平平淡淡,偶有争吵,却像是太过着急喝了一口滚烫的开水,有点小别扭,却不会一直惦记着这一点点小摩擦。
沐秋于他而言是那么妥帖。他们相爱着,也会为对方低头,但是谁都没有因为爱情这个字眼而低到骨子里受到任何委屈。他们仍是自己仅仅是变成了更好的自己以及和对方从契合变到更契合。他们像两棵树并肩,为彼此遮蔽风雨,因而无论是住在漏雨的破屋还是住在独栋小别墅,他们的灵魂都依旧清明,未曾改变。所以他们是世上最懂彼此的人。所以他们对彼此而言都是恰好的。
而苏沐秋的短暂沉默在我看来是惊喜而懊恼。他惊讶于叶修的难得主动也懊恼自己居然没有先一步求婚。不过是谁提出的有那么重要吗?在他看来重要的只是那个人而已吧,或许连婚礼在他而言都是麻烦,那会减少他和那个人相处的时间。哪怕只有一点点。苏哥哥在我看来是个会贪心的人。会贪心每一段和叶修在一起的时光。再多也不会厌倦。
秋木苏上场的时候真的很激动啊!尤其是还是和翔翔打。可以想到当时翔翔的懵逼。毕竟大家都懵逼了哈哈哈哈哈哈。而且把打斗那一段写的很帅啊,我这个打戏废献上膝盖。(虽然出了点小bug。)然后团队赛要是能扩写就更棒啦。
当然比赛他们赢了,婚也结了。宣布结婚的时候他们两个又激动又紧张。两只手微凉却从皮肤接触的地方发烫。温柔的目光对上的时候却能看到恋人心里的炽热爱意。他们待在一起的时候太过和谐,自成另一个世界。沐橙说“全世界只有你一个人才能让他最幸福了”是的,最幸福。唯有你恰好能让沐秋最幸福。于是哪怕婚礼显得有些仓促,也能得到整个世界的祝福。
婚礼前夕那个小小的恶作剧,让两人决定谁穿婚纱真是可爱死了。然后两个人依旧用老方法定胜负,去了一个小网吧,被沐橙抓了个正着。太好笑了。
众人忙着喧嚣。叶修颈部印着鲜红的凤凰花花瓣儿,胸口插着柔软的白玫瑰,水晶袖扣泛着微光。他在鲜花拱门的那头弹着梦中的婚礼。眉眼如画。掌心干燥温柔。青鸟从他们身侧飞过却久久停留。沐橙又哭又笑地把往事回忆完,然后才批准他的两位哥哥交换戒指。戒指内的突出印下的不只是在指尖更是在心口的名字。也是心甘情愿的被束缚的咒语。没有什么比这更好了。

评论 ( 4 )
热度 ( 14 )

© 顾华筵 | Powered by LOFTER